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 廊

【IG】由 自 己 而 自 由『 I am free from myself 』

 
 
 

日志

 
 

寻找DNA(时间锥)  

2018-07-20 18:36:1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时间节点,仿佛是踏入了自己的命途。

比如刚才打字,寻找不知道为何两次打成了巽宅,这是我第一次见这个词。

按照词典巽地,是吉祥之地的说法,巽宅意味着的,也是一个和顺之所。

在我的家族中,有两个词,体现了中国传统的文化,一个是集庆,一个是和顺。

集庆,是镌刻在街门的门匾之上的,镶嵌在三合院的砖雕街门中。

和顺,是正房的东厢的门匾,镶嵌在整个木雕的隔断之中,西厢隔断没有字。

所以,家里盖新房子的时候,就把集庆和顺作为门匾,算是文化的传承。

这是西北角上的王姓家族,一个文化的基因,但没有什么人,会注意到这些。

不过,这不是这里要说的,因为家族,对于人类,甚至生命来说,是有局限的。

DNA,才是这一篇文本,要寻找的,在时间锥中……

 

时间锥,也是今天才见到的一个词,直到写这一篇之前,才意识到它带来的信息。

信息,其实是无处不在的,无所不有的,只是人有意识,是否可以意识到?

当然,在时间锥的结构人,人可以接收的信息,是有局限的。

这样的局限,意味着有交集,能形成所谓的因果律。

一个人的时间锥,和另一个人的时间锥,可能并不具有因果关系。

这就象是住的很近的两个人,即使见过,也可能一辈子都没有交集。

但从更大的视野,或者整体视角看,任何两个人都在同一个集合中,就是有交集。

所以,这要看基点,和视角,或者边界条件,是怎么界定的。

比如今天的时间节点,720,在一图的位置,其实是叠合在6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的命途,因为有一种走进了时间隧道的感觉。

有一句话说的,人从来说了不算的,因为神或者命途,才是定义者。

但有意思的是,当人一旦进入了命途,感受到神的设计,却有一种无上的自由感。

这就象是刚才,我在百会穴气涌动中的感觉,真的是心喜的,有点极乐的感觉。

但开始写之后,气感就消失了,是一种平和,一种静谧,一种安详。

 

回到DNA的寻找,为什么要写这样的一篇文本,真的是很奇怪的。

因为DNA是生命体中,可以感官确认的一端,而意识是不能感官确认的另一端。

这二者之间,可以心身一体说明,也可以生命体是意识的存在体界定。

基于意识研究的视角,等于是心身一体的两面中,从心的这一面找寻DNA

也就是说,这里并不是基因测序,但可以思维链,找到另一种形式的编码。

至于那是什么,我现在也不是很确定,但总是有一种感觉,一定会有所发现。

可以说,时间锥的中心,可以拓展为一个平面,作为心身关系的界面。

这是一个典型的沙漏结构,但可能只有时间,是不够的。

所以,更确切的说法,应当是一个时空门,从门里和门外两个方向看DNA

这一点,听起来比较复杂,其实很简单,就是从一图一表,找寻DNA

而思维链,可以呈现DNA序列中的某一些片段,或者某一些视角的观念。

那么,具体要怎么做,才可以在意识的视界中,找寻到DNA呢?

 

首先,需要从逻辑上厘清,DNA所在的位置,才可以开始找寻。

DNA,可以说是生命体的物质端,一个最接近核心的极点。

这一个核心,就在时空门的近处,接近另一端的意识内核。

可以说,DNA作为生命体的物质内核,映射着意识端的空性种子。

这一点,基本是可以确定的,因为物质和意识的交互,就是生命存在的方式。

所以,可以先以空性种子的视角,看一下思维链,找寻DNA的踪迹。

一图11,这是一个种子的位置,相关2的空性,集成6的信息。

也就是说,空性种子,本质于11,相关2,集成了6的信息模式。

一表Y,链接着X\I,相关G,牵引着IF,以H道成。

其中Y\X\I,是我自己的一个基本思维模式,但也可以看到相关意象。

Y象一个染色体,或者双螺旋的DNA,正在分裂,或者解码。

X就是解码之后的两条,相互对应的DNA,其中一条会复制信息到RNA

I是其中一条,也是整体的一条,重点在于信息的唯一性,体系性。

G象是DNA的复制,或者生命体的生发、成长过程的演示。

I是贯穿其中的DNA,要保持本来的信息,不论复制多少次,生长到什么程度。

F其实是半边,隐藏着的另一边,可以形成一个门的样子,是复制过程中的关系模式。

H可以看作是展开的DNA双螺旋结构,也可以看作是时空门两端的映射性。

I看作门,就是一个DNA的信息输入输出口,DNA就存储其中。

进入I门,其实是可以看见DNA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看不见。

想起做过的I门记录,基本上都是意象,并不是编码,也缺乏逻辑性。

这可能是下一步,需要进一步挖掘的,或者现在就可以深挖一下。

 

基于I门其中,就是DNA的编码所在,再次从一图一表,看一下思维链。

一图6,感觉11的种子,开始释放信息到6,并和13个位置,建立链接。

11既是其中一个位置,也是一个整体信息的内核,相当于不同维度的11

6是一个信息接收中心,也是一个信息演示中心,但信息解码,还是需要11来做。

一表Y,链接I,好象是动画,忘了是什么动画一帧一帧的做。

对了,是定格动画,Y就是I的解码状态,一步一步地定格演示。

或者,这时我可以和Y对话一下,因为找不到DNA整体传递的方式。

我问YDNA的信息,你这里都有吗?

Y说,嗯,基本上都有了,但具体到不同的片段,需要相应的区域去找。

我说,为什么一个简单的字母,可以演示如此复杂的系统?

Y说,这就象是小孔成像,任何一个视角,都可以看到一个整体的视界的。

我说,那这也就是说,这样的整体,都其实是一个视角的?

Y说,可以这么说,但如果是一个全息视角,整体性也是可以的。

我说,为什么我的思维链。总是先跳出来Y,而不是别的字母?

Y说,这是一个基点问题,其实你的基点是I,只不过你直接跳过去了。

我说,那为什么,Y之后,总是链接着X\I,然后才是针对性的信息?

Y说,其实当你问这时,就已经意识到了,你在基于自我意识,进行判断。

我说,这一次的找寻DNA,意味着什么?

Y说,这本来不是我回答的范畴,因为我只是提供逻辑框架,并不提供意义。

我说,我理解,那就从逻辑框架的视角,说一下?

Y说,基本上,你可以找到一个关于DNA的逻辑起点了,基于此,再做思维链和DNA的链接,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我说,我们这样的对话,其逻辑性何在?

Y说,你是问其他人怎么相信吧,本来的自说自话,怎么具有逻辑性?

我说,是的。

Y说,打一个比方吧,就象是流水,引申的意识流,本质上就是意念相续,其中的逻辑性何在?那就是水流,不停息地流淌着,还有比这更好的逻辑吗?

我说,嗯,三段论作为基本的逻辑,就是意念相续,一念一念链接着的。

Y说,DNA是什么,生命体作为意识存在体,不也是意识流形成的吗?

我说,哦,那就象是树叶的脉络,和河流是一样的了。

Y说,是的,当你的意识是自由流动的,就会看见DNA,也是向水一样流淌着的。

我说,嗯,我大致可以看见了,虽然现在还不是很清晰。

Y说,那就好,这样你就找到了你要寻找的DNA了。

我说,多谢你的启示,最后一个问题,流淌的DNA怎么分级,或者分维度的?

Y说,同一维度的分支,和不同维度的分级,其实是一样的逻辑,不同维度也是同一维度。

我说,嗯,那是更高的维度,是无限的趋近,也是趋近无限的过程。

Y说,是的,逻辑上只能这样结语了,不然就无休止了。

我说,好的,适可而止。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