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 廊

【IG】由 自 己 而 自 由『 I am free from myself 』

 
 
 

日志

 
 
关于我

你 永 不 会 找 到 心 灵 的 边 界 , 无 论 你 从 哪 里 向 它 走 去 , 它 的 逻 各 斯 如 此 之 深 。

网易考拉推荐

《意识学》\ 第八章 意识提升 \ 第五节 自我引导  

2015-02-18 00:15:46|  分类: 《意识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节 自我引导

人有意识的奇点,已经包含着自我意识的奇点;但因为人有意识的外向,让自我意识外化为自身意识。也就是说,人人有自我意识的潜力,但并未成为人有意识的能力。所以,对于人有意识而言,教育作为知识的传递,有其必要性。但教育必须基于人有意识的主体性,赋予引导的内涵。正如古希腊哲学的自由精神,在苏格拉底的“精神助产术”中的体现。教育,并不是要给一个人正确的答案,而是给予独立的人格支持,自由的思想保护。苏格拉底,以自认“无知的智慧”,开启了启发式教育的内涵,其中的关键词就是,引导。意识学的确立,对于教育学引导的意义,就在于人有意识的自由;基于此,一个人才可能进阶于自我意识,并具有自我引导的自由。

引导,作为一个概念,是教育的内涵之一。引导,意味着教育(研究)者,并不是真理的代言人,而只是一个向导。这样的引导,才不会导致教育的主体,停留于教育者;而可以让受教育(学习)者,成为教育的主体。这是一个教育的主体,由教育者向受教育者的让渡。教育,只有完成这样一个主体性的让渡过程,才具备本质的意义。否则,不管什么教育,都会成为教化,成为驯化,直至整个教育环节的退化。这样的退化,也许可以实现教育的知识传递功能,但传递的知识无疑是僵化的;而对于教育的意识提升功能,将无从谈起。所以,教育的含义,不在于教,也不在于育,而在于引导。而且,这样的引导,最终必须转化为受教育者的自我引导,才算是实现教育的引导意义。

自我引导,作为一个概念,还比较陌生。因为自我意识,还不是人有意识,就可以意识到的状态。这需要一个人有意识的提升过程,也需要一个人有意识向自我意识的进阶;还需要一个自我意识的提升过程,并经由主体性、个性化、交互式自我确认。总之,在是一个意识提升的过程,一个人有意识的主体提升的过程。人有意识的主体,即人格自我,必须进阶于自我意识的主体,即人格超我。这不是一种格式化,可以实现的进阶;而是一种个性化,才可以交互式的意识提升。人有意识的感知、体验、记忆、感受,尤其自我感受,必须基于人有意识的自由,才可以内涵于引导的主体。自我感受,是一个人的人格主体进阶于超我的转折点。

人格,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具备不同的成分。包含本我、自我、超我,直至于虚无视角,都内含于人有的意识中。但是,因为人有意识的外向,需要基于感官确认,才可以保证生存;所以,这会导致人有意识的注意,现实相比意识具有了优先权。这就是中国文化,停留于现实,而难以进入意识的心灵,一个“存在即合理”的原由。这就是黑格尔的自然辩证法,可以马克思主义切入中国文化的理由;而对于克尔凯郭尔所说,“主观性即真理”,将难以接受。然而,正是因为主观性的拒绝,导致了主体性的缺失。自然,一个人有意识的自由,也就是只能浸染于集体无意识的狂热中,成为一种附庸。中庸之道,本质于两个极端之间的制衡;却因为儒学道德的仁礼,平庸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试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怎么可能制衡于两个极端?两个人的中庸,只能是两个中庸的人;所有人的中庸,就是庸庸碌碌,难得糊涂。因为人有意识的主体性缺失,怎么会有独立的人格?人格的不独立,直接导致的就是不自由;而不自由的教育,反过来又导致不独立的人格。

独立的人格,是一个人成为人的基本前提。因为独立的人格,意味着一个人有意识的主体性;并确立着一个人有意识的提升,最基本的前提。所以,人有意识的主体性,界定于一个人独立的人格。这样的独立人格,才可以让一个人有自由的意识;不然,一个人生活于不自由中,都意识不到自己需要自由。这对于教育而言,是一个教育者对于一个受教育者,最基本的引导;而引导的最基本方式,就是个性化的支持。基于此,教育的引导,才可以将教育的主体,从教育者,让渡于受教育者。对于一个受教育者而言,也惟有独立的人格,才足以成为教育的主体。基于此,教育的知识传递,才可以传递关于意识的知识;而意识提升,才可以人有意识进阶于自我意识。对于人格而言,人有意识进阶于自我意识,意味着主体从自我向超我的转变。

人格的主体,对于一个有意识的人来说,确立于自我。也就是说,一个人的人格,包含本我、自我、超我的成分,而自我是其中的主体。假如自我作为人格主体,并不独立,就可能附庸于外在的人格替代;这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模式,而一个人的人格内部,也会发生异化。马克思的劳动异化,无疑是一种外部的人格丧失;而心理异常,无疑是一种内部的人格映射。当人有意识的人格,即自我不独立时,可以有两个方向的异化;其一就是自我附加于本能的欲望,其二就是自我附加于超我的成瘾。其中的关键,在于人有意识的自由,受到现实优先权的挤压,不得不以人格异化,转移压力。此外,在人有意识的自我人格形成过程中,也会有两岐。最初的自我人格,可能由于受到外在压力,直接退缩于本我中,成为一种自闭状态;而最终的自我人格,也可能由于外在的动力不足,卡在自我和超我之间,成为一种神经症状。同样,超我人格形成过程中,也会有两岐。其一就是和自我的关系,即神经症状;而其二是和虚无的关系,即疯了。这些人格状态,不再是教育的引导范围;而是意识学的确立,对于心理学的引导。不管怎样,一个人的人格,是一个层次简单,但关系复杂的意识状态。不过,人格分裂和多重人格,都只是一种应激状态,而不能一概而论为异常。总之,一个人有独立的自我人格,才可以意识提升,进阶于超我人格;并以自我意识的方式,自我引导。

意识提升,对于一个人而言,就在于人格自我向超我的进阶。自我引导,基于超我人格的确立;这不是教育可以给予的,但却是教育的引导,可以支持的自由。意识学,对于教育学引导的意义,就在于教育的引导,向自我引导的转变。基于意识研究的应用研究,也正在为这样的转变,提供更可靠的路径。基于意识,自我感受的哲学,可以支持人有意识的提升;而自我引导的美学,可以支持自我意识的提升。自我感受的哲学,作为自我引导的先导,具有意识提升的功能;因为自我感受,就是人格自我的反回结构。而自我引导的美学,基于美的自由本质,可以保持人有意识的自由。这对于一个人来说,不仅具有美感,也具有超验感。所以,自我感受的哲学,和自我引导的美学,作为教育的部分,有助于意识提升。其中的关键,在于哲学和美学,基于意识的自由。这样的自由,来自于人有意识的自己,并经由自我意识的自我确认,可以支持自我引导。因为其中包含着意识的主体性、个性化、交互式;对于一个人而言,可以归纳于独立的人格、自由的方向、崇高的爱。基于此,一个人的自我引导,就具有了一图一表的格局。一图一表,作为一面意识的镜子,将以自我引导的方式,让人具有一种意识力。这样的意识力,基于意识的本质自由,可以超越学科体系,实现跨界整合。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