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 廊

【IG】由 自 己 而 自 由『 I am free from myself 』

 
 
 

日志

 
 

《神经症的进化意义和超验价值》  

2014-08-09 23:08:31|  分类: 美廊 意识研究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经症的进化意义和超验价值

神经症,是什么?

直至目前,神经症状的内在机理,并不清晰。但不管是精神卫生,还是心理健康的角度,都已经对神经症进行的干涉。这是一个悖论,为什么不确定的内在,却又干涉以外在的方式呢?

首先,这本身就是一种泛神经症的状态。因为人有意识的局限,却又意识不到自身的局限。对于神经症的干涉,不仅只于心理咨询,还加入了药物治疗。这是否适当,也会有分歧。但凡从神经症走出的人,都不会赞同用药;但作为治疗,将不可避免地用药。正如抗生素一样,一旦具备某种功能,就会最大限度的使用;而使用一段时间之后,断药将带来负面的判断,就是药具有效用。至于,药最终的作用是什么,少有人注意。因为这和了解神经症状的内在机理,几乎一样难。人试图以简单的方式,处理复杂问题,都是如此。或者,这本身就是一种人类,所具有的泛神经症。

其次,神经症归入了病态的范畴。如果说一个人心理异常,归于心理咨询师的工作范围;一个人出现神经症状,会归于什么师的工作范围呢?为什么心理学,不同于医学?为什么,医学检查未见器质性变化的神经症,还用医学方法治疗?为什么神经症,不是精神病,也不是神经病,却是一种文明病?显然,人对于不了解的东西,产生了恐惧。尤其,中国文化背景下,任何的异常,都将是不正常的。但反思一下,就会发现,正常的就一定正常吗?不然,女人为什么缠足,而男人为什么默认?一种病态的审美,可以出现的文化,没有作出正常判断的能力。正如心理异常,是人有意识的一种正常反应一样;神经症,是一种人有意识的,超常反应。

最后,神经症不符合人类的现状。自从W·卡伦1769年提出“神经症”的概念,人类就出现了更多的症状;焦虑、强迫、恐怖、抑郁、神经衰弱等状态,都成为了神经症的标签。各种的学说,各样的分类,各式的疗法,让神经症成为了一组原因不明的精神障碍。非器质性,划清了神经病的边界,进入心理学视野;非精神病,可以精神分析,找到意识的隐喻;而文明病,预示着一种可能,神经症具有人类进化的意义。

人,为什么会有神经症?神经症,是否只有人会有?早期的人类,或者生物状态,就没有神经症?即使一个人不了解什么是神经症,也可以判断石头,或者木头不会有神经症。为什么?仔细研究一下神经症状的历史,会发现科学领域,及至哲学的思想中,都有类似的状态。达尔文,据说是强迫症患者;而尼采呢,显然是神经症的极致。或者,以中国文化的正常人看,但凡在学科领域有作为的人,都象是神经病。一个人要是没有一点神经症状,还真深入不了某一领域。以此而论,神经症,是否人的一种进化?

基于意识研究的进展,神经症状的内在机理,可以界定于人有意识的人格,即自我向超我进阶的过渡阶段。而且,神经症状的早期发现,也集中于青春后期;这是一个超我出现之后,自我的社会化时期。自知力充分(完整),作为神经症的一个特征,可以说明超我的存在;而心理冲突,以及模式化的行为,成为一种障碍,显然有着更深层的原因。一般分析,这不是人格问题;因为并不存在人格上的分裂,不然就划入了精神病的范畴。但这基于人格的概念,是怎么界定的?目前的学科,包括心理学,对于人格的界定,都很模糊。因为人格的内在结构,基于意识;而意识,对于任何一门学科而言,都还处于未知中。心理学,从开始就是意识的科学,也对意识视而不见。那么,如何判断神经症,具有的进化意义呢?

进化论,对于有点科学素养的人来说,并不陌生。达尔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观点,为人熟知;但是,另一位进化论者,拉马克,却很少有人了解。拉马克的观点,是“用进废退、获得性遗传”;这相比于达尔文,更倾向于内在的选择,而不是外在的适应。不管达尔文,还是拉马克,进化论都少不了的是,一种改变。反观神经症,就会发现,所有的神经症状,都是一种改变;而改变的所有特征,都指向一个不明的内在机理。对于达尔文的进化论而言,神经症象是一种不适应的生存;而对于拉马克而言,神经症是否一种进化的标志?这就象是一个原始人,突然直立行走了;周围的原始人,会怎么看这个人?而直立行走的这一个原始人,会感受到什么样的氛围?显然,一个具有神经症状的人,不同于一个直立行走的人;但是,其中的不适应感、不安全感,极其类似。尤其,一个自知的人,一旦不自知时,其情绪模式,也是如此。可以说,神经症状,是一种人所共有的模式;只是,因为大多数人的不自知,不自觉,自然过渡了。或者,更多的人,是放弃了直立行走,是退回了原始状态。以此而论,神经症,是否就具有了进化意义?

进化,并不是都有意义的;比如恐龙的分支,未能实现其意义。假如神经症,是一种进化,但一直处于疾病的标签之下,是否也会失去意义?假如第一个直立行走的人,正好被雷击了,是否人类就不再进化?这是一个无法假设的事实,因为人类进化了;而神经症,也不等于直立行走。但一个具有神经症状的人,是否可以有一个自由的选择?那就是,神经症是一种进化的观点,而不是一种异常的疾病。而且,具有神经症状的人,显然比所谓的正常人,有更多的感受和体验;其中,也会有很多未知的经验,指向不可名状的意识。这对于意识而言,无疑是经验之外,而且是经验之前的先验;神经症的状态,基于意识的先验,本身具有了超验的价值。超验,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还是一个陌生的概念。不过,这并不是问题,因为任何一种莫名的痛苦,都可以归类于超验。正如,痛苦有时是一种财富那样,超验就是可以转换的那部分痛苦。这仍然是一种假设,因为概念本身,也是一种大概的意念轮廓。正如神经症,还是一组未明的精神障碍一样;所有的概念,基于意识的界定,都会有改变。以下,将基于意识研究的进展,发现神经症的进化意义,及其超验价值。


《神经症的进化意义和超验价值》 - 逻各斯 - 美  廊

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