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 廊

【IG】由 自 己 而 自 由『 I am free from myself 』

 
 
 

日志

 
 
关于我

你 永 不 会 找 到 心 灵 的 边 界 , 无 论 你 从 哪 里 向 它 走 去 , 它 的 逻 各 斯 如 此 之 深 。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教育的危机成因和自由方向》  

2014-08-14 10:33:12|  分类: 美廊 意识研究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教育的危机成因和自由方向

中国教育,作为一个概念,并不确切。因为教育,尤其是现代教育而言,并不存在国别的差异;本质的教育,是人类性的,或者人性的。所以,本质上没有中国教育一说,而只有教育,在中国文化中,成为什么的主题。教育,一旦局限于中国,就必然局限于中国文化;因此而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对于明智的人来说,已经成为一种危机。中国教育的问题,已经不能用成与败,或者罪与罚来评判;因为这对于中国式的教育,已经没有意义。因为这不是任何一个人的问题,却是任何一个人的问题。中国教育的问题,可以归结于体制,也可以归结于文化,更可以归结于儒学教化;但是,这些无主体的概念,并不决定中国教育的走向。这就是说,中国教育的问题,及其危机成因,应该归结于具有主体的人。这个人,可以是孔子,也可以儒子,还可以是你和我,他或她;任何一个关注教育的人,不应当以置身事外的观点,评判教育的本质。

教育的本质,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没有意识;即若是讨论、批判、研究中国教育的人,也大多如此。因为中国教育,本身就是一个中国文化氛围的词汇;一说到中国教育,孔子儒学教育的私塾,就跳了出来。韩愈的《师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更是中国教育的典范。或者,“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感觉很崇高的样子。然而,在中国教育的环境中,要问灵魂是什么?或者,传什么道,为什么传道,道是什么?可以说,大多数从事教育工作的人,甚至是教育学研究者,少有答案。因为教育的概念,缺少界定,并未触及本质。即若教,作为一个文字所隐含的文化本位,也没有几个人了解。至于教育的概念,在西方文化语境中的内涵和外延,就更无从谈起。所谓的中国教育,本身就隔断了现代教育的本源;如果说,中国教育的危机,其成因之一,就是中国式的限定。教育的本质,不是中国独有;尤其现代教育,更和中国文化无关。所以,中国教育的改变,第一步就是,跳出中国文化的视野。

为什么要跳出中国文化的视野,才可以改变中国教育?因为中国文化,更多的是教化,而不是教育。关于中西文化的对比,对于教育而言,有很多的方式。对比中西教育的差异,可以大到教育理念,小到学生守则;也可以词源追溯,还可以教育史,但都要深入本质。比如词源,中国教育之教,是执鞭教化;而西方教育,educate是引导出来。所有的对比,并不是为了褒贬,而是为了本质。如果一个人,非要说中国教育,从私塾开始的历史;那只能说,这个人已经被教化的,一叶障目,不见森林。中国教育的问题,对于浸淫于中国文化的人而已,会认为来自西方;甚至于中国当下所有的问题,都在于西化。这样的人,根本意识不到,如果没有西学东渐,中国会是什么样子?如果说,典型的中国文化形态,有一种骨气,就是老子天下第一,死不认错,从不反思。中国文化,以儒学教化两千多年的熏染,积习难返;所以,先跳出中国文化的视野,反过来看中国教育,是一个改变的方式。

中国教育的反思,是必然的步骤;尤其,中国教育的危机,本身也是反思的契机。这样的反思,对于教育本身而言,并无意义;但对于有志于改变中国教育的人而言,非常重要。不管危机,还是反思,都并不是教育本身的问题;而是每一个关注教育的人,从自身作为主体的反思。这就象是一个人,要看清楚自己,需要一面镜子那样。不管教育,还是文化,都是如此。这一面镜子,并不是物质的;而是意识的,并基于自我意识实现。意识,作为人的主体,同样也是教育的主体。这一点,必须作为一个选项,加入每一个人的意识。因为这正是中国文化的缺失,难以改变的本质。所有要跳出中国文化的视野,并不仅止于西方文化,而在于人类文明,具有的启蒙意义。而且,这样的启蒙,必须回到人自身,乃至于人有意识的自己。可以说,中国教育的危机成因之一,就是中国文化主体性的意识缺失。也就是说,处于中国文化氛围中的人,没有自己。那么,中国教育的改变,第二步就是,人有意识的主体性确立。

什么是人有意识的主体性?对于大多数人,这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这正是因为意识的缺失,主体性的不确立。对于中国教育而言,主体性的一个关键问题。现代教育史,当然是西方的,但属于人类;教育的主体,有一个从老师为主体,向学生为主体的过渡过程。可以说,教育的主体,从教育者向受教育者的过渡,或者让渡,就是教育发展的主体脉络。这显然与中国文化的家长制,及至官文化是背离的;尤其儒学教化,导致了教育的主体,难以从老师让渡于学生。而且,作为教育者的老师,自身成长的过程,就是缺失意识的主体性;所以,中国教育又怎么可能向作为受教育者的学生,传递意识的主体性?家长,作为教育启蒙的一部分,所主导的家庭熏陶,也是如此。其中的原由,并不止于中国文化,还有关于华夏文明的自然开启。所以,中国教育,必须加入一个自由的选项,即意识;这个意识的选项,本身也是知识的本质。

知识,对于中国教育而言,显然是重点。即若,知识并不是为了应用,而是为了考试,起码都对知识有所意识。但是,关于知识的本质来自于意识,就没有多少意识了。可以说,知识的传递,是教育的一项基本功能。这对于以往的教育而言,再自然不过了;可是,现在的中国教育,为什么有了问题,而且危机重重呢?因为知识的时代,因为互联网(包含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已经向意识时代转变了。以往的知识,属于稀缺资源,只有教育(尤其学校教育)才能提供;而现在的知识,所有的知识,互联网都可以提供。这只是其中的一个表征,相对应的社会结构、产业形态、职业分工、个人需求,都在发生改变。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自由,正在人有意识中生发。中国教育,乃至于所有问题的根源,都在于人有了自由的意识,而既有的体制还处于意识缺失中。这样的矛盾,因为文化的局限,成为一种悖论。这就象一个人,有了知识,却不知道知识来自意识那样。中国教育,更多地传递了知识的价值;但知识在意识时代中,失去了价值,成为其危机的成因之一。尤其,中国式的教育,以应试加标准化的答案,扼杀了学习的兴趣;又要如何面对互联网对知识的变革,及其意识时代呢?那么,中国教育的改变,是否要让知识,回归意识的本质?

To be continued……

《中国教育的危机成因和自由方向》 - 逻各斯 - 美  廊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