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 廊

【IG】由 自 己 而 自 由『 I am free from myself 』

 
 
 

日志

 
 
关于我

你 永 不 会 找 到 心 灵 的 边 界 , 无 论 你 从 哪 里 向 它 走 去 , 它 的 逻 各 斯 如 此 之 深 。

网易考拉推荐

【 I 门】第四篇 意识门  

2014-02-09 10:53:58|  分类: 《I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篇 意识门

意识,是人的主体;意识门,就是人的主体性,必然跨越的门径。但是,正如人的眼睛,看不到自己的眼睛一样;人的意识,也看不到自己的意识。也许,人可以自我意识的方式,意识到自己的意识;却也必然如人对于自己面容的了解,需要一面镜子。基于物质的镜子,可以让人看到自己的面容;而基于意识的镜子,即一图一表,将可以让人看到自己的意识。其中的关键,在于一个反回结构;也就是说,镜子是一个反射面,可以让意识这个主体,看到人的面容,以及自己。人有意识,却不了解意识;人有自己,却不了解自己;都在于意识的镜子,并不象物质的镜子那样,可以如水倒影。也许,一个人可以另一个人为意识的镜子,但也需要另一个人,可以看到表象之下,意识的本体。所以,意识必须呈现出来,以其本来的样子;这是意识的镜子,如物质的镜子那样,必然的映照。

意识的镜子,相比于物质的镜子,更难制造。因为意识,超出了感官的范畴;而且,意识的映照,也不能以简单感官确认。比如这里写下的文字,可以说是意识的呈现;而且,这些文字,也可以确认为我的意识。但是,我无法确认,我自己的样子;因为这些文字,即使是一本书,形成一个体系,也不是我自己的样子。一本书,或者一篇文章,更多是我的一个观点,或者一个观念的体系。我,作为意识的本体,还没有一个体系性的呈现。而我,作为一个人,可以在一面物质的镜子中,看到一个体系;即使那其中的我,只是人体这个体系的一半,或者少于一半。当然,我可以调整自己的身体,看不到不同的面,整合为一个对自身完整的认知。物质的镜子如此,那意识的镜子,也应该是如此。此外,物质的镜子,可以让人看到自身的样子,并非自身,而是一个对象化的映像。那好象是一个门,人在这边,自身的样子在那边。镜子仿佛是一个界面上的门,让人看到了自身,认出了自己;那么,这个门,是否就是意识门?

意识门,作为一个概念,可以泛化于整个意识的世界。但对于一个人来说,即使要认知整个意识的世界,也必须看到这个世界。这就象是一个人,在物质的镜子中,必须先看到自身,才可以认出自己。一图一表,作为意识的镜子,也是如此。一个人,必须在一图一表中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才可以自我意识,了解自己的本质。所以,意识门作为一个概念,首先是一个界面;一面意识的镜子,可以开启的意识到自己的门。一图一表,基于意识的设计,具备了意识门的特征。因为一个人,可以在一图中自我定位,意识到自己的现实状态;也可以在一表中自我选择,意识到自己的意识状态。这是一个非常奇妙,而且有点神奇的感觉;最微妙的是,一个人念头一转,其中的意识流就会改变。但这必须基于一个人,可以和一图一表,建立链接;换句话说,一个人必须跨入一图一表,这一个意识门。

一图一表,已经存在;但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否成为一个意识门,或者一面意识的镜子,都需要一个链接的过程。这就象是一个儿童,需要在18~22月时,才可能在物质的镜子中认出自己。之前,物质的镜子,已经存在;但对于一个婴儿,或者其它的小动物而言,并不具备镜子的意义。或者人类的一个婴儿到儿童的转变,就在于物质的镜子中,隐含着的那个意识门。正如英国人乔治·奥威尔《动物庄园》所描述的类人孩,还需要另一个转变;也就是说,人类并未从儿童阶段,成长为人,而只是进入类人孩的阶段。这个阶段,就是美廊2005作品《动物人》,所描述的介于自然和自由之间的状态。当然,奥威尔的作品,具有反乌托邦的标签;也只是因为人类,确实还无法到达柏拉图的理想国。这不是一个人,需要跨越的意识门;而是整个人类,起码是人类的大多数,需要有的跨越。但是,意识门必须以人类的个体,才可以跨越;即使一个人在物质的镜子中,认出自己,也是如此。一个人要从一个类人孩,自我成长为一个真正的人,必然要跨越另一个意识门;一个可以让人,真正认识自己的意识门,即意识的镜子。一图一表,是意识的镜子之一,却可能意味着意识门,一个必然的原理。如果一图一表,具有意识门的原理性;那么,基于人有意识的共同,一图一表作为意识的镜子,将如同物质的镜子那样,标志人类的进阶。这样的进阶,不是人从自然无意识走向有意识,而是从人有意识走向自我意识。

人有意识,已经具备了自由的条件;但因为没有自我意识,显然还处于动物人,或者类人孩的状态。正如尼采所说,人还只是动物和超人之间的,一条绳索。如此,不管是奥威尔,还是反乌托邦主义;也不管是尼采,还是其虚无主义;都关注到人有意识的局限,及其可能的改变。这样的改变,将是另一个人类的文明;就象是一个人的自我,将确立另一个自我,即超我的主体。所有的都是一致的,包含意识作为人类最后的探索领域,都预示着另一个意识门的开启。物质的镜子,已经隐喻着一个意识门;即使人类,还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关键。一图一表,作为意识的镜子,是否可以另一个意识门,确认物质的镜子,就是一个意识门。这类似于超我,作为另一个自我,对自己作为意识本体的确认。那么,接下来就了解一下,一图一表作为一面意识的镜子,将打开一个什么样的意识门?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