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 廊

【IG】由 自 己 而 自 由『 I am free from myself 』

 
 
 

日志

 
 
关于我

你 永 不 会 找 到 心 灵 的 边 界 , 无 论 你 从 哪 里 向 它 走 去 , 它 的 逻 各 斯 如 此 之 深 。

网易考拉推荐

【 I 门】第三篇 我门\㈡意识\⑵本体  

2014-01-30 11:22:28|  分类: 《I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体

我,作为意识的存在,不再是虚无的;即使我不了解自己,也不确定我是谁,我也可以意识到自己,是存在的。一个人,一旦可以自称为我,即我存在着;那么,我的存在,是否也意味着意识的存在。假如意识本质于虚无,那我作为意识的存在,是什么呢?我,既然是意识,也本质于虚无;但我又不同于虚无,因为我需要证明自己的存在。或者,正是因为意识是虚无的,我才要证明自己的存在。这是每一个人有意识之后,基于自我,始终要做的。可以说,没有一个人不想证明自己;即若一个人声明自己不想,也是在证明自己的存在。不过,这并不是意识的全部,而只是人有意识的证明。在人有意识之前,生命已经证明了意识的存在;只不过,生命体系中的意识,还无法认出自己。然而,这并不能说明,人有意识之前,就没有我的意识。或者,那只是一种无意识的状态,正如人自觉之前,不自觉的状态。以此而论,我本质于意识的虚无,却已经是意识的本体。

本体,作为一个概念,很难界定。可以说,本体的本质,就是存在;但本体又不是存在,而是存在体。所以,一般概念中的本体,只是追溯本源,就象道,或者逻各斯。不过,不管道,还是逻各斯,都是意识;而且,所有的本源,都是意识这个主体的追溯。我,作为人的主体,可以追溯的有两个极点;其一是我作为人的历史,其二是我作为意识的脉络。人的历史,显然很繁杂,属于历史学范畴;而意识的脉络,却很隐晦,只能归于哲学的范畴。所以,本体是一个哲学的概念,如同存在可以存在论一样,也有本体论。其中的差异,在于存在相对于虚无,存在论指向虚无的存在,或者存在的本质;而本体相对于现象,本体论指向本质的存在。不过,这些都是概念上的界定,并不一定映射本质。或者,本体不同于存在之处,正是虚无的存在,和感官确认方式的链接。这样,就可以理解康德的自在之物,即本体界,和现象界的分界论述。

本体界,显然不是虚无,但也不是感官确认的存在世界。可以说,本体界,是介于虚无和感官存在之间,非感官存在的界别。也就是说,存在相对于虚无,又分化于感官与非感官的两个界别,即现象界和本体界。这并不一定就是康德的意思,因为概念的歧义性,很难界定。不过,关于巴门尼德的存在论,倒是可以有所明晰;那就是存在论,指向非存在的存在,而不是指向非感官的存在。或者说,非存在的存在,指向虚无;而非感官的存在,指向本体。如此,也可以辨识本体和虚无,有什么差别。那么,对于意识而言,虚无的本质,和其本体,又有什么差别呢?

意识,相对于物质的存在,本质于虚无。这是一种非存在的存在,更是一种非感官的存在。既然是存在,尤其存在论,要确定的就是,意识是存在。但是,意识的存在,显然不能以感官确认;所以,有别于现象的本质,或者本体,就成为必然的选择。本体界,相对于现象界,可以超越感官经验,具有先验的特征。这也是康德不同于经验主义,具有理性主义倾向的原由。不过,康德并不是一个理性主义者,因为主义意味着局限。所以,康德1781年写了《纯粹理性批判》,1788年又写了《实践理性批判》,及至1890年写《判断力批判》,都是为超越理性,进入超理性的先验范畴。只有这样,本体界才会趋近于虚无,才可以意识到“自在之物”。其中的物,不是物质,而是本体。这是概念的歧义性,以及中西文化的差异,及其翻译误差所致。人有意识,可以意识到的虚无,就是本体;这个本体,对于人来说,可以是神,也可以是我。

我,对于生命体来说,就象是自在之物。也可以说,自在之物,可以是万物的原始,也可以是神;但本质上,只是意识的虚无,基于我的存在,所具有的本体感。当人有意识之后,到达一个极限时,有两个方式可以突破;其一就是信仰,其二就是怀疑。信仰,可以在未知的神秘中,找到一个人格化的神;而怀疑,意味着将自己推到一片虚无中,反思存在。显然,信仰会形成宗教,而反思会成为哲学。可以说,哲学就是人有意识的超越,有两个方向可以拓展;其一是世界观,其二就是自我观。世界观的哲学,之后经由自然哲学,泛化为各个学科;而自我观,因为意识的虚无,仍然是一个自在之物。其中的关键,就在于意识,和我的链接。或者说,意识的原始虚无,必须经由我的本体,成为自我确认的存在。其中的经由,就是我门;即意识,必然于我,这个本体,才可以存在。

我这个本体,是一个基点。这对于中国文化而言,是一种悖论;在佛学中也会成为我执,需要放下。然而,正是因为我的本体压抑,导致中国文化意识的主体性缺失;而学佛的人,放下了我执,也导致难以提升主体。我,就是一个人有意识的象征,也是意识存在的本体。我并不如自我,也不必然于自私;我执,也不必然于痛苦,也可以自觉。其中的关键,在于我,作为意识的本体,是否可以基于个体的存在性,获得主体的提升?对于一个有意识的人而言,我并不是问题,而不了解我才是问题。我作为意识的本体存在,已经了解;而其存在性,即个体,又作何了解?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