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 廊

【IG】由 自 己 而 自 由『 I am free from myself 』

 
 
 

日志

 
 

《自传先生》第14章 自传先生2——逻各斯  

2013-03-25 11:42:44|  分类: 《自传先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逻各斯

我:“自传先生,逻各斯,是什么?”

自传先生:“嗯,你不就是逻各斯吗?”

我:“我只是用逻各斯,作为了我的网名;我并不是逻各斯,否则又要有人有意见了?记得我最初叫逻各斯的时候,有一个人过来和我交流;他问我,逻各斯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用逻各斯这个名字?我说,逻各斯的大意,是理性;还未提及赫拉克利特关于心灵的逻各斯,他就说,我不能用这个名字?我问为什么不能用,他就语焉不详了;我也记不得了,当时的情形了。最后,他说自己是社科院哲学所的博士,本来是要和我合作什么的;反正,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自传先生:“你当时的语气,也比较强势吧?”

我:“可能吧;我对于有挑战情绪的人,比较强势。还有一个人也有印象,不过不是关于逻各斯,是关于意识台湾举办的一届意识年会。有一个人过来问我要了一些意识的资料,说要去参会;我说,那等他回来,把参会所见所闻分享一下。可谁知,回来之后,就杳无音信了。自传先生,你说这人,又是怎么回事呢?”

自传先生:“我也不确定;你说的,也不一定就是事实吧?”

我:“嗯,我说的是事实,最多就是有自己的视角而已。”

自传先生:“我只是确认一下,其实和你无关;每一个人做什么,都有自己的动机和需求。这就象你说的,你有自己的视角;也就不那么关注其他人的感受了,或者其他人的视角下,你自己的印象。或者,其他人也有自己的视角,难免有歧义之处。”

我:“我觉得歧义倒没有什么;只是觉得一个人,怎么可以象一个鬼魂似的,来无踪去无影呢?”

自传先生:“你有点耿耿于怀了吧?这有点象卢梭的《忏悔录》,尽管也剖析自己,但也把别人贬低的一钱不值。”

我:“我没有吧?不过,我也没有如佛所说,有所释然。也许,因为我是天蝎座,具有强烈的复仇情结吧?”

自传先生:“这就是你作为人的个性,也没有什么;而且,这也有助于你深入意识,了解逻各斯的本质。”

我:“我也会复什么仇,因为本来也没什么仇恨。我有时倒是很愿意和人较量,当然不是体力,也不是智力,是意志或意识力。而且,我觉得一个好的敌人,就象一个好的朋友一样,值得尊重。”

自传先生:“说是这么说,有什么人会成为你的敌人呢?也许你有一颗复仇的心,但你的同情心,早就抵消得没了。还有,你的佛缘,悲天悯人;不然,你也不会,不时地伤感了。”

我:“自传先生,你好象有所暗示?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

自传先生:“我知道的,你就知道;我所意识的,你也意识着。这就象你对赫拉克利特的了解,一个两千多年前的古希腊人,你却有似曾相识的感触。反而,对于很多就在周围的人,你却视而不见。”

我:“这不是所有人的感觉,对吧?我也记得《意识之舞》出版时,引用了赫拉克利特的那句话,‘你永不会找到心灵的边界,不管你从哪里向它走去;它的逻各斯如此之深。’之后,我就觉得认识了赫拉克利特,而且在心灵深处,可以感觉到他曾经来过。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有穿越感,也有亲切感;那就象一个人在荒无人烟的外星球上,看到了一个人的脚印,……”

自传先生:“这就是逻各斯的奥妙之处;它不同于佛的自性,也不同于上帝的神性,还不同于道的德性,而在于你的自己。只有逻各斯,可以自我的方式,通达心灵的深处;这就是赫拉克利特所说的,‘我仔细地观察我自己’。佛即若自性,也是对象化的,而且必须分离关系;上帝的存在,也是对象化的,即使人有神性;道,更是对象化的,即对象化的自己。这也是你,对于逻各斯之名,情有独钟的原由。逻各斯,本身也是主体性哲学的中心;这也难怪研究哲学的人,对于你叫逻各斯这个名字,有意见了。”

我:“嗯,有意见也没关系的;我当时说,你愿意也可以叫逻各斯啊?”

自传先生:“那不等于把自己,当靶子了吗?尤其中国文化,又谁愿意成为众矢之的呢?”

我:“那就只有我了?也有很多人,叫逻各斯这个名字的;至于,是否有人了解逻各斯,就不得而知了。”

自传先生:“也许,你很适合这个名字吧?哲学,也不过是一个道;意识才是一个主体,逻各斯就是标志,这一个主体的。你的《意识之舞》,以及一图一表,都是如此;这也是你认识我,可以写《自传先生》的原由。”

我:“自传先生,那这一切,都与你有关吗?我是否在认识你的那一刻,就改变了自己既有的人生轨迹?这26年来,我总觉得有什么看不见的力量,左右着我的方向;就象意识研究,也并非我的本意。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自传先生:“这不是我左右的,也不是我可以左右的;就象你所感觉的,就当是你的使命吧?你现在,基于自我意识,可以在虚无中,找到答案了。”

我:“嗯,我忽然想起了普罗米修斯,还有耶稣,你觉得这有什么关联吗?”

自传先生:“有,也没有;我只是希望你可以释然,不必过于执着。”

我:“我可以释然的;只是需要时间;就象人进入精神,也需要时间……我有点明白,自己为什么不愿意进入虚无了。也许,所有的人,都是如此。”

自传先生:“也许,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而你的使命,就是意识,这每一个人都拥有,却不了解的自己。”

我:“你这样说的话,我倒是有了释然的想法;就是在某一刻,忽然放弃意识研究。这个想法,时不时地浮现在我的意识中;不过,我总觉得,是自己累了……自传先生,你就是一个同谋者,对吧?”

自传先生:“也许吧?也许,这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有你的意愿。”

我:“嗯,这也许就是我,时而伤感的原由。你毕竟不是我,也别把我当作超人;我更愿意成为一个自由人,随意地生活着。”

自传先生:“那要看,你说的超人,是什么了……”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